辰崽

【铁椒】Tony Stark的感情准则(甜文一发完)

写的太好了,我的铁椒啊QAQ

古里沃克:

0716
因为小蜘蛛里的铁椒太甜啦!
所以没忍住写了这一篇
不含剧透所以放心看
ooc算我
喜欢就太好啦








当真正爱一个人的时候会不会在那人面前格外笨拙呢?


Tony一向的回答总是“No”,在他看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应当是游刃有余才对,而不是慌慌张张不知道啊该干什么,有这种想法的一般都是第一次恋爱的毛头小伙子,笨拙这个词和有无数调情方式的Tony Stark没有一点兼容性。


安全感和浪漫。Tony习惯把这两项作为他感情生活的标准,当然一夜情不算在内。在Tony和一位女士进入了交往阶段后,其实他并不是像媒体说的那样到处沾花惹草,所以作为名人,Tony会告诉他的伴侣他对她内心的忠诚,让双方相互信任。


Tony很肯定自己看人的眼光,每次当他做了这些后,他的伴侣对报纸的判断能力显著提高,基本上没有在这方面吵过架。


再加上一点适度的浪漫。不需要太夸张,也不需要太奢华,而是要找到能戳到对方心的那一点。


这对Tony来说是小事情,他总能利用各种途径得知自己的伴侣需要什么和想要什么,所以当他把那样东西捧到对方面前时,总能由衷的得到一个吻更或者一个美好的夜晚。


但那些都是成为钢铁侠之前的事情了。


Tony不敢讲自己从头到尾彻底改变了,但一点改变还是有的。


他看着Pepper踩着高跟鞋神采奕奕地从会议室走出来,眨了眨眼睛迎了上去。


“Pep……”


Pepper毫不留情地用文件夹拍了一下刚刚张开怀抱的Tony:“你又没来开会!”她用好看的蓝眼睛瞪着Tony,“你知道我解释了多久吗?我怎么当时会答应接手这种事。”她叹了口气看着还张开怀抱的Tony,语调柔软了起来,“我也想你,Tony。”


Tony拍了拍Pepper的背,歪着头在她侧脸上留下了一个简短的吻。


Pepper扬起笑容离开了Tony的怀抱:“别想着讨好我。因为你没来开会,所以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我呢。”她踏着高跟鞋向前走了几步,接过助理递来的文件签了个字,随后又急匆匆地过来吻了一下Tony的嘴唇,“我记得我们今晚有约,所以等一下我就好。”


Tony摸了摸自己的唇,在大厅里晃了两圈后慢悠悠地做到了沙发上。


“Jarvis,我让你准备的东西都怎么样了?”Tony眯着眼睛看这眼镜上出现的画面。


“除了刚刚你没把花给Miss.Potts之外,其他都很完美,Sir。”


“该死。”Tony低头骂了一声,瞥眼看到了被自己放在桌子下面隔层的一大束玫瑰,“现在进去是不是有点突兀?如果只是送花的话……”他摇摇头最终还是捧起了那一大束花,“不管了。”


Pepper停下打字的手,抬眼看着Tony把一大束鲜花放在了桌子上。


“刚才忘记给你了,甜心。”Tony坐在Pepper的旁边看了一眼电脑上文件的内容。


Pepper敲了几个字后才抱起了那一大束花:“你真贴心。”她又把花塞回Tony怀里,“不过你还得等一会,我就快好了。”


“好吧。”Tony皱着眉坐在了Pepper身后的沙发上——还傻不兮兮地抱着那束花。他无聊的坐了一会后才把花放在了身边,这让他想起来之前和自己几乎报废的盔甲相处的那一段时间,然后他又想起来那个名叫Harry的小男孩,随着思绪越飘越远,回忆也变得清晰起来。


等他回忆起Pepper时突然打了个冷颤,Tony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给Pepper检查一下身体,但万幸的是Pepper在那次之后身体健康甚至更甚于以前,他望着Pepper从椅背上露出一点的头顶,最终没忍住还是安静地走了过去。


Tony从背后搂住Pepper,亲吻着Pepper的头顶发梢。


“Tony?”Pepper刚准备疑惑地转头,但感受到了Tony传递过来的情绪。她吸了口气抱住Tony环绕着她的胳膊,“好了亲爱的。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Tony没放开手。


Pepper抬头看了一眼Tony,也就任由着他抱着了。


Tony闻着在香水掩盖下属于Pepper的味道,和强大的外表不同,Tony一直觉得Pepper的味道是柔软和细腻的,但这些都体现在了和Tony相处的方方面面中,Tony没想象过没有了Pepper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


Pepper已经融入于他的生活中,对Tony的影响在他发觉时早已深入骨髓。


“我当时告诉队长我们分手了。”Tony没头没脑地冒出来一句话,“你生气了吗?”


“我气死了。”Pepper翻了个白眼,虽然那会她的确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一段时间,但Tony却把责任却归咎到自己身上,还单方面定义了两个人的关系,“我当时恨不得从华盛顿回来,把你从天上揪下来揍一顿。”不过那的确是一段对Tony来说难熬的日子,好在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切也都步上了正轨。


“我致以诚恳的歉意,Miss.Potts。”Tony握着Pepper拿着鼠标的那只手,“这里,你打错了一个字。”


Pepper把视线转移到屏幕上,盯着自己的签名看了半天也没找出什么错误。


“Pepper Stark?”Tony收回手带着笑意地看着Pepper。


“我不接受你的求婚,Mr.Stark。”Pepper把文件存起来关上电脑,靠在办公桌上,“记得我当初还是你的助理的时候,你告诉我禁止办公室恋情的。”


“好吧好吧。”Tony举起手,“你现在是老板。”他凑过去搂住Pepper的腰,“所以这也是我把我自己开除出公司的理由。”


“甜言蜜语对我来说可不管用。”Pepper扯了一下Tony的领带,“现在你得想想该去哪里吃饭了,甜心。”她接着补充,“要是还吃汉堡的话我就马上回家。”


“我订了法国餐。”Tony搂住Pepper的肩,“Jarvis已经准备好了。”


“那就听你的。”Pepper整理了一下办公桌,“这次别搞砸了。”


——————


Tony几乎是提心吊胆地吃完了一整顿饭,好在那些无聊的超级罪犯没插空就出来搞事情,这也让Tony放松了不少,毕竟他不希望在约会时间被打扰。


这家餐厅贴心的为Tony留了一个不太起眼的位置,还有些装饰物隐隐约约的遮挡着他们。Tony其实挺想选一个靠窗的位置,但可惜二楼靠窗的位置全被订完了,一楼的话Tony有担心被人发现。


他自己倒是无所谓,但是Tony不愿意让Pepper出这个风头。


Tony看着Pepper,突然想起来在成为钢铁侠之前的他的感情生活的标准——安全感和浪漫。


Tony停下手中的刀叉,却觉得自己在遇到Pepper后好像一个都没做到。


“怎么了?”Pepper看到Tony停下手上的动作,疑惑地看着若有所思的Tony,随后她皱起了眉,“你不会又想起来一个什么需要升级的地方,然后抛下我回去吧?”Pepper拢了一下头发,“还是有别的什么需要帮忙的事情?复仇者联盟?”


Tony摇了摇头,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替Pepper把头发别到耳后:“我们吃完一起回去吧。”


Pepper好奇地打量着Tony:“你今天有点不对劲?”


“我难道之前不是这样?贴心又迷人?”Tony端起红酒杯和Pepper碰了一下。


“嗯……就是说不上来哪里奇怪。”Pepper喝了一点红酒,灯光下她脸上的小雀斑让她整个人变得可爱了起来,“不管怎么样,你只要保持做你自己就好了。”她微笑起来,“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比较习惯混蛋一点的Tony Stark。”


“是吗,那你觉得我是怎么样的?”


“这话你不是问过我很多次了吗。”Pepper熟练地回答着,“自大,不计后果,到处沾花惹草。但是……”她低头思考了一下,“谁叫我就爱你这样该死的性格呢。”


“额……”Tony被逗得笑了起来,“我该怎么回答你?注意语言吗?”


“我在你身边根本没办法注意语言。”Pepper拿起纸巾擦了一下嘴角,“在你臭屁的时候,我就只想一脚踢爆你那要命的玩意,相当于为我做了件好事。”


“我以为你会很喜欢它的。”Tony眨了眨眼睛,“不过说真的,我注意到你说我沾花惹草了,在我和你确定关系的这一段时间里,我有过吗?”


“不止这些,我都懒得告诉你和多少女人调过情了。”Pepper毫不客气地丢给Tony一个大大的白眼,“而且我猜我是世界上最担心男朋友的人了。”


“是吗?”Tony垂下眼睛,“所以我没办法给你安全感。”


Pepper看着Tony突然笑出了声:“你在说什么,Tony。事实上我很开心我的男朋友是钢铁侠,就算我每天担心的要死,但我也很希望你可以为了你自己去做点什么。不管出发点是什么,我都希望你最后落脚点在于你自己。”


“我最担心的不是你的安全,而是你自己不爱自己。”Pepper小幅度摇摇头,“所以我得加倍爱着你,让你得明白你值得被人爱。”


她看着已经愣住的Tony:“安全感?其实我不需要。在我把手放进你的胸口,在我看着你背着核弹冲进虫洞后,在我眼睁睁看着你和楼一起沉入海底,还有索科维亚升空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安全感我是没办法在你这里得到的。但是又有什么呢,我只希望在你打算放弃自己生命拯救世界的时候,就算不想想自己,也得想想我。”她微笑着有点哽咽,“然后你就可以去做你决定的事情。”


Tony看着Pepper反应了半天,最后站起身拥抱了自己的爱人,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最后还是用了自己最经常使用的语气。


“我不会死的。”


“你这个混蛋。”Pepper推开Tony,“你就是个混蛋。”


Tony再次抱住Pepper:“好吧好吧,你说什么我就是什么。”


Tony安安静静地抱了一会Pepper,最后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那你觉得我浪漫吗?”


“……”Pepper在Tony怀里愣了半天,最后破涕为笑,“这是什么狗屁问题?天啊,Tony。你不会一直觉得你很浪漫吧?那只巨大的兔子?那盒我没办法吃的草莓?不过那一次盔甲烟花还不错。”但下一秒Pepper就咬牙切齿起来,“但那一次还不是我收拾的烂摊子,你还不是最后亲亲密密地和盔甲谈恋爱去了?”


“我不知道你需要什么,Pep。”Tony干巴巴地解释,但这显得太无力了一点,“在我搞清楚你需要什么的时候,把那东西给你,你一定会很开心的。”


“你觉得我还是小女孩吗,Tony Stark?”


被叫到全名的Tony缩了缩脖子。


Pepper看到Tony的反应后声音还是软了下来:“我需要的东西,不就在眼前吗。”


她离开Tony的怀抱,留下了一个半天没反应过来还站在原地的钢铁侠。


——————


“等等Pep,要去我那过夜吗?”


END

小虫里 铁椒有糖!!!【没忍住去看了全部电影剧透的我😂】不剧透,开心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超可爱!

阿亂的水果塔與甜甜圈:

之前看了RDJ跟小荷蘭的訪談覺得太可愛啦就忍不住畫父子檔了~!!
期待新的小蜘蛛電影啊!!!

今年真是M家的爸爸年,希望東尼能平安度過啊QQ


大号铁坨迪宝官方店有货啦!还可以领300-100的劵。中号铁坨还有优惠而且包邮⁽⁽٩(๑˃̶͈̀ ᗨ ˂̶͈́)۶⁾⁾

补完士兵突击,真的太喜欢连长了,怎么能这么戳我_(:з)∠)_

【铁椒】玩具店老板和他的一位顾客

特别棒!!!

清朗然:




这篇文本意是我的另一篇Steve/Sharon同人的番外。但是后来和朋友 @辰崽 商量了一下,她想看养孩子的文,我就改了改,把重心转移了,算是独立成篇。


铁罐和椒总的孩子的名字我和辰崽商量过了,她说不介意我就用了hhhhhh


Nathaniel就是鹰眼家的小儿子。Scott当然是蚁人。我本来打算提一句美队的孩子,想了想还是留白吧,自由心证比较好(x

写得不好,欢迎大噶来骂我。


        想了一个梗……内战大家刚刚重聚 忽然有一天钢铁侠失踪了,然后唐尼穿过去,托尼穿来【两人互换空间一个月】
        大家都知道两个人的不同,但时空的事不能让公众知道,于是两个人开始扮演对方。
        唐尼是最了解铁罐的人而且比铁罐会做人【嗯就是这个意思】会表达铁罐不曾说出口的话 就是替铁罐说话吧维护铁罐 还有伪装日常什么的 。
        托尼就是治愈过程啦 我们的心意能够传达给他,我们的托尼有一颗温暖的心 就是在别的时空里,也有这么多人爱他 再体验体验和荷兰虫的拍戏日常,看看ce斯嘉丽不同的画风2333 挺好的
  cp肯定就是官配椒铁啊……妮妮促复合小能手
也就是梗了估计不会写_(:з)∠)_

【点梗】无题(椒铁/超短篇/强行HE)

没错我点的梗_(:з)∠)_

叉烧雨露_WSserious:

椒铁内战后设定,傻白文笔+其实没啥剧情(。)一发完✔椒铁这对私心很爱,但是真的好久不写bg的cp了根本不知道写了啥……大概就是一个强行HE的故事……
以及最后,珍爱生命,远离赌博(手动点蜡














失去了反应堆做动力来源,Tony花了好一阵子才把身体的从钢甲里剥出来。他里面只穿了单衣,但拆掉胸甲时,那寒气却没有他预想中那样凶猛。他这才意识到,之前的种种早已让他的一腔热血冷却结冰,如堕冰窟。


幻视按照Friday给的他失联时的最后坐标找到Tony时,他正鼓捣着一个发讯器似的的东西,明显是刚拆了基地里的东西组装出来的。Tony抬头看了看他,然后把那个铁盒子扔在了一边。


进入机舱的那一刻,Tony感觉到原本有些僵硬的肌肉传来了麻麻的刺痛感,他随手拽了条毛毯把自己整个人裹了起来扔在座椅上,说了句到了叫我,然后很快陷入了昏睡。



Tony不知道他睡了多久,他只知道自己做了很多很多的梦,有的是过去发生的事,而有的则只是各种混乱的色彩和形状拼接成的让人目眩的画面。


之前的一切让他的脑子仿佛变成了一锅滚烫的熔融的金属,咕嘟咕嘟地冒着泡沸腾着;而现在,那锅金属终于渐渐冷却凝固,他的头脑也像被凝固了一般无法思考,固体的硬块带着无规则的棱角,不时撞击他的神经带来一丝丝钝痛。


“……”


“……To…ny…”


Tony偶尔神志清醒的时候,隐约能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那声音像是从极遥远的的方飘过来。但当他试图睁开眼睛时,疲倦和困意就像洪水猛兽一般席卷他的全身,把他拽回梦境里。


他的梦里有很多人,有的一闪而过,有的则不断的闪现。复仇者们,罗迪,父母,Pepper……那些他曾经珍视的。而现在,他几乎失去了他们全部。



Pepper在听到消息之后没有任何犹豫就赶了过来。哪怕她曾多少次下定决心不再管他的事,她却没有一次真正做到。她到底还是没法真的放下他不管。


“Friday?”Pepper一边开车,一边联系上Tony的女管家。


“您好,Potts小姐。”


“他……怎么样了。”


“生命体征稳定,但一直处于昏迷中。”


“医生怎么说?”


“外伤没有大碍,昏迷的原因是之前的体温过低以及过度疲劳和刺激。”



现在,Pepper就这么看着那个静静地躺着床上的男人,他眼角有块骇人的淤青,看不出一点当初神气的模样。


印象中自己好像见过了他所有狼狈的样子。


她还清楚的记得第一次看到那套钢铁装甲时的情形,他吊在那儿摇摇晃晃的,机械手正在把满是弹孔的装甲一一拆卸下来。她还记得Tony带着仿佛恶作剧被大人发现的男孩一般的尴尬的笑容,对她说:“这不是你看到的我最糗的一次对吧?”


那时她就知道,那身钢铁盔甲,早晚有一天会害了他。因为那时身着铠甲的他眼中的,闪亮的美好,那份使命,责任与担当,那是一个更加强大,却也更加脆弱的Tony Stark。


“……Tony”她念着他的名字,手掌轻轻触碰他的脸颊。



又一个噩梦,昏暗的光线让他眼前一片模糊,但他仍旧能辨认出眼前逆光的人影,因为他几乎还能感受到胸口处那仿若真实存在,将要把他撕碎的痛苦和怒火。


他挣扎着,耳边是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的跳动声,像溺水之人一样大口大口的喘气,然后他看见了眼前的白光,再次听到了那个呼唤他的声音。女声。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Pepper。


Tony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眼睛眯着,试着适应对他而言有些刺眼的光线。


“嘿,Pepper。”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欢快一点,但那声音沙哑的仿佛是一个陌生人。


说实在的,他该想到在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后,Pepper一定会来。但是,当他醒过来,真真切切的看到她,他只觉得自己还在做梦。


“你没有取消我的权限。”Pepper一字一句地说。


“我从来没想过要这么做。”Tony挑了挑眉,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


接着,他看到Pepper俯身过来,她的眼圈微微发红,金色的头发从耳边垂下来。






“你今后也不要想。”







END

【MCU】【铁人】名字待定(一)

粮,喜极而泣。

MKLOSE11:

关于配对:对于CP,我是官配铁椒的忠实粉丝,所以有不适者,抱歉。其他小伙伴和托尼都是友情以及亲情向。


 
关于脑洞:脑洞就是想看一些托尼和他儿子的互动,当然,这是一个托尼的、来自未来的、平行世界的儿子(喷血)。


 
关于时间:内战之后。这是一个托尼和他‘儿子’、朋友的故事,希望我能写完。


 
关于警告:我是一个铁人粉,所以情感上难免有偏颇,有理解不当以及OOC之处,请见谅,我也希望能还原一个真实的托尼斯塔克。


 
托尼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大厦,他记得在西伯利亚那个寒冷彻骨的烂地方他昏睡前对赶来‘救他’的幻视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不要去医院,回家就好”。


 
好吧,现在看来幻视还是很贴心的。


 
托尼眨了眨眼睛让刚刚睡醒的自己清醒一些,然而下一秒他就浑身一硬,因为趴在他床边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刚刚分手的女朋友,当然如果佩普说的‘先分开一段时间,彼此冷静一下’也叫作分手的话,不得不说在这件事上一向以自负著称的钢铁侠真的没什么自信。 


 
小心翼翼地动了动身子,上帝,他可不想吵醒佩普,斯塔克工业现任CEO的功力领教起来可没那么容易。可天不遂人愿估计说的就是他了。


 
“托尼!”
             
      
“哦!亲爱的,真没想到你在这,额,我是说,我可想死你了”,托尼有些滑稽地撑着坐了起来,见佩普并没说话只是有些红了眼眶,他又张开了双臂,“我觉得这个时候一个拥抱恰到好处”。


 
托尼绝对不会想到佩普就真的给了他一个拥抱,天知道他已经做好钻到被子里‘挨揍’的准备了,“额,所以,我可以把这个理解成伟大的斯塔克工业现任CEO波茨小姐的原谅嘛”


     
“哦,上帝,我可从来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佩普离开了他的怀抱,在他胸前不重不轻地来了一拳。


    
“啊!”托尼夸张地捂着胸口,可怜兮兮地看着佩普,“看在我还是伤员的份上”


   
佩普有些认命地叹了口气,“托尼,你不能每次都什么也不对我说,我担心你”


    
托尼有那么一瞬间的不知所措,或者说愧疚,“我以为、我以为我们、”


 
“分手了”
    


‘分手’两个字终究是有些刺耳的,他不自觉地低下头,“是的”
    


“托尼”佩普向前捧起了托尼的脸,“我希望你知道,我一直在那里,无论你飞得多高、多远,可我需要知道你在哪里停留,在哪里战斗,我、、、”我爱你啊,托尼!


 
佩普眼睛里的真诚让托尼震动,他干涩的嗓子有点不听使唤,只能点了点头。
  


“我要去处理那堆烂摊子了,要知道办公室的电话估计已经被打爆了,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佩普在托尼额前留下一吻,又利落地拿起外套,“哦!对了,我请了一个私人医生,这段时间他会负责你的健康状况”


 
“哦,佩普,你什么时候听过、、、”


 
佩普的‘托尼,不’眼神成功打断了那句抱怨。


 
“你让我觉得我只有十岁,哦,不,是五岁”


 
“三岁,我的男孩”
   


佩普甚至给了托尼一个斯塔克式飞吻,然后转身离去,不得不说,这很不科学。


—————————— 


“斯塔克先生”
  


佩普走后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孩出现在了门口,当然实际上说那是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少年。
   


“你不会告诉我,你就是那个私人医生?”


 
“抱歉,我想是的”男孩略有拘谨地走了进来。
   


“好吧,这可有点出人意料,我还以为会是个续着白胡子的圣诞老爷爷”托尼边比划着边下了床,“嘿,孩子,伟大的钢铁侠要开始忙碌了,有什么事去实验室找我,哦,记得收拾一下东西,我们可能要去复仇者基地住一阵子”


 
托尼已经走到了出去,又将头探了进来,“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


 
“艾伦”


 
“哦,艾伦小孩,请自便(make yourself at home)”


 
托尼发誓他从没想过自己是被一个小孩逼疯的。
 


当艾伦在一个小时里坚持不懈地对托尼说‘你该去休息了’的时候托尼已经觉得生无可恋了。


 
“天啊,你把我逼疯了”托尼再一次拧错螺钉后咆哮道。
   


“斯塔克先生,准确地说,您并没有疯,您只是需要休息”


 
托尼双手拍在艾伦的肩上,“孩子,孩子,孩子,如果你再继续喋喋不休我就真疯了”


 
“对于精神问题的治疗我很有把握”


 
“哦!上帝啊!”


 
托尼此刻有一种穿上盔甲把人轰出去的冲动,“就一个小时,好吗?你一个小时不要打扰我,然后我就去休息”


 
“斯塔克先生,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波茨小姐不会同意的”


 
“天啊!”


 
“老板,您应该听从艾伦医生的建议”


 
“星期五,我才是你老爸!”


 
“对于这点我毫不怀疑,但这与您应该休息并不关联”


 
“好吧,好吧,好吧,你们赢了”


 
托尼愤恨地摘下手套,依依不舍地走了出去,在卧室门前不忘对跟在他身后的艾伦补一句“我早晚要解雇了你”


 
“很遗憾,您并不是我老板,以及晚安”男孩的毒舌让托尼再一次有了想赏他一记掌心炮的冲动。


 
然而意外的是,他竟然真的睡着了,而且睡得很好,他隐约记得星期五给他放了一段催眠的曲子,难道他的好姑娘也学着关心人了?


—————————— 


“哦哦哦!快来看看我们伟大的英雄,单骑勇闯西伯利亚的钢铁侠!”
   


黑人上校的‘冷嘲热讽’早已是预料之中的事。
   


“额,我是不是应该说谢谢,并摆个Pose什么的,聚光灯,聚光灯”
    


“托尼斯塔克,你个混蛋”罗迪作势要站起来,这可吓坏了托尼,赶忙上去搀扶。
   


“上校同志,别这么激动,我这不是完好无损地回来了”
   


“哦?是吗?被幻视从西伯利亚抬回来?”


 
“嘿,哥们,我没事”托尼知道,这世上真正关心他的人并不多,他很珍惜,事实上,他一直很珍惜。


 
罗迪用力地拦过托尼的肩膀,“下次,别再有下次!不然我可不会再这么客气了!”


 
“遵命,上校同志!”托尼煞有介事地来了一记军礼,回答他的是罗迪愈发收紧的手臂。
    


“对了,忘了说,这是艾伦,是我的、”


 
“私人医生”艾伦很贴心地接过话茬。


 
“什么?”罗迪难以置信地看了看托尼,又看了看个幻视,在得到对方的点头后便不可抑制地笑了起来。
   


“我说兄弟,有那么夸张吗?要知道他差点逼疯我”
   


“并没有,只是,额,只是,这很好”
    


托尼突然觉得罗迪那一口白牙怎么那么晃眼睛。


 
“嘿,艾伦,我是罗德,托尼可病得不轻,你费心了”


 
“您好,罗德上校,那是我的职责”


 
罗迪给了托尼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成功赢得了托尼久违的白眼。


 
这仍旧是个普通的上午,托尼照旧在帮罗迪进行复健,他已经能够自己扶着栏杆走几步了,尽管还有些歪歪斜斜,可他终究还是站起来了,今天比昨天好,这不就是希望吗?
   


艾伦来到幻视的对面,和前几天一样打算和这个高级人工智能来盘象棋,两人时不时将目光投向两个搀扶而行的兄弟,不自觉的微笑爬到了每个人的脸上。


 
罗杰斯的来信多少有些出人意料,即便是让众人啼笑皆非的‘屎大颗’也没能缓解托尼看完信后房子里压抑的气氛。
 


挂断了罗斯将军的电话,又将信搓成纸团扔进了垃圾桶,托尼挽起袖子朝着实验室走去,
    


“嘿,伙计们,别那么看着我,生活还要继续,钢铁侠还要忙碌”
    


“托尼”黑人上校犹豫着,他已经忍了很久了“能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吗?你没必要一个人扛着”
    


“是的,斯塔克先生,我们、”幻视顿了顿,似乎是在寻找一个合适的词,“关心你”
    


艾伦沉默看着面前的三个人,他有些遗憾他不能,或者说,还没理由去说出同样的话。
    


“嘿,医生男孩,你可难得沉默”托尼本能地岔开话题,或者说,他一向不擅长回应发自肺腑的关心。
   


“斯塔克先生,虽然我认识你们还不到一周,但我相信他们是值得你信赖的人”
    


“当然,当然”托尼的回答甚至带了些自豪。


 
“斯塔克先生,如果您需要,我可以、、、”


 
“哦,孩子,你也是,你也是‘他们’之一”托尼当然知道他要说什么,“你不需要回避,要知道,让我按时睡觉这个事佩普都没办成”


 
年轻人的眼睛因为托尼的话又亮了几分。
    


“我们只是在西伯利亚打了一架”,托尼尽可能地显得轻松一些,尽管没那并没什么作用,“因为我的父母不是死于车祸,而是九头蛇的谋杀,很不幸,被洗脑的巴恩斯中士是那个执行任务的倒霉蛋”
    


“托尼”罗迪有些颤抖地抚上托尼的肩膀,却得到了对方一个安慰的眼神,像是在说,‘我没事’。
    


“或许那时候我是真的要杀了巴恩斯报仇吧”托尼似是回忆地笑着。
    


“斯塔克先生,您应该不、”
     


“嘿嘿嘿,幻视,打住,不要说我不会,我没那么伟大,要知道,那可是深仇大恨”托尼的平静似是在说着与他无关的事,庆幸的是他的朋友们都明白那平静之下情感的崩裂。
    


“不过,可悲的是,队长知道”
 


托尼的话成功将气氛再次降到冰点,那句话已经足够隐晦,而它所要表达的意思却也昭然若揭。


 
“斯塔克先生,我很抱歉”率先打破僵局的竟是幻视,许是计算结果告诉他该这么说,但他知道,并不是。


 
“这的确值得抱歉”托尼朝着幻视挤了挤眼睛,他又拍了拍罗迪,“老兄,你怎么看着比我还沉重?”


罗迪有些愤怒地看着托尼,后者知道,这怒气不是对他,“托尼,你打算怎么做?”


 
“公事公办,私事私办”托尼的语气没什么温度可言,他摊了摊手,“作为前复仇者而遗留的烂摊子我仍旧会处理,至于、、、”
    


“斯塔克先生,您有理由怨恨”
     


“我可不想成为怨夫,幻视”,沉默,“但我想,对于没有信任可言的交情我有理由拒绝”
   


罗迪只是再次拍了拍托尼的肩膀。
    


“我相信你,斯塔克先生”
     


年轻人的话听起来总是多几分天然的真诚,托尼想着,“我知道”


 

理想国

砂糖么么哒ヾ(^▽^*)))

九州朝:

BGM:Shoreline






事实上我真的不搞足同了·····不过这是送给 @辰崽 的,破个例hhhhhh


中途写到一半听了Youngblood(为什么后金乐队会出现在我的歌单里!!),你想让我写的梗感觉全散,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写飙了······我居然能把它圆回来!!
















气泡裂开的声音,是极小极轻,微不可闻的一个“啪”。




一个人锁上重石沉入深海中,所需的时间也仅仅是十三分钟。








1.


瓜迪奥拉常常做梦,他梦见过大片大片耀眼灿烂几乎能刺伤他眼的向日葵,梦见过无数巨大而透明的白鲸从他头顶摇曳着尾巴静谧游过,梦见过一眼看不到头的书架们在他面前轰然倒塌。




偶尔他也会梦见足球,或者与足球有关的事物,不过那是少数,瓜迪奥拉也并不喜欢这样的梦。




在巴塞罗那呆的最后一年,他的压力很大。谁都能看出来的焦躁,几乎夜夜不能入睡,无数瓶空掉的安眠药,堆积在桌前高高一摞的笔记本。




还有时时刻刻压在他心头的积分榜和高层对他说过的话。




以至于他离开巴萨来到拜仁时内心莫名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就好像压住他的肺让他喘不过起来的某块大石头终于碎掉了,它再也不能折磨他了。




他在拜仁过得还不错,拜仁的高层和球员们都很尊重他,并不会对他的战术指手画脚,他们信任他,就像当初巴萨信任他一样。




巴萨依然是他心底不可触碰的爱与伤口,可他认为它已经不可能再伤害他了。




然后,他梦见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他,还有拉玛西亚。








2.


这里是静谧无声,一片黑白的。




瓜迪奥拉漂浮在透明海水中,数不清的亮光从他眼中快速划过。




他听不见声音,可他知道这些碎片似的影像里这些人在做什么。




这个是他第一次进球时周围人欢呼的模样,那个是他还是球员时和队友打闹玩耍时候的片段,还有这个,是他第一次触摸到西甲奖杯时激动失态到流泪。




碎片们靠拢又离去,瓜迪奥拉看见了他刚刚被任命为巴萨教练时一个人在电脑前作准备资料到天亮。窗外晨光熹微,深浓浅绿的树叶在风中轻轻颤动。而那时的他,富有激情对未来充满希望,他的眼眸在黑暗中闪闪发亮。




他也看见了那些球员,曾经“属于”他的那些球员。梅西也好皮克也好,抑或是法布雷加斯,年轻张扬大笑着的87三杰;还有哈维,伊涅斯塔······这些巴萨的骄傲。




瓜迪奥拉无声的笑了起来,眸光柔软好似含着一汪春水。他是如此的坚信这些人即将拥有的美好未来,哪怕12年他被高层逼走,哪怕当时梅西的地位也摇摇欲坠他也从没有放弃这个念头。




可现在的他清楚当时的他不会知道的事——这些他们的美好未来里,并不会有他。








3.


“Pep,”哈维曾这样对他说,“你不用想那么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是的,会好起来的。瓜迪奥拉也这么相信着,可那个“好起来”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呢?他从未仔细思考过,直到那天来临。




没有谁是巴萨不可缺少的,没有谁能主宰这个古老的俱乐部,即使是他,即使是克鲁伊夫。人群在这个巨大空旷的球场来来往往,没有谁能永久停留。她欢迎每一个人,不拒绝每一个人,也从不挽留任何人。








15年欧冠半决赛,瓜迪奥拉再次来到诺坎普时,他昂头凝视着这座曲线优美的球场,突然感到十分疲惫和茫然。他想,我这是要做什么呢?攻破我曾经最爱的球队的大门吗?可瓜迪奥拉又十分清楚这才应该是他要做的,这支球队已经不再属于他,如今他们是敌人,是抱着同样的“要得到大耳朵杯”信念的对手,足球场上可没时间供你伤感。






他早已不是巴塞罗那的Pep。




他是拜仁慕尼黑的瓜迪奥拉。








4.


我们在这个有个基本粒子的宇宙中,它的物质是有限的,排列组合也是有限的。熵等于的宇宙,只要它持续演化年,总会回到以前经历过的某个状态。*




尽管这一个轮回漫长到你数不清那些年头,但总有一天,那时候你还是你,我还是我,这些发生过的事也会再次发生。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没有什么是绝对的。




瓜迪奥拉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等着某个能再次回到那片红蓝的时间。




即使那时候的“他”已经不复存在。








Fin.








*果壳公众号,1月1日的文章《 银河系里的一颗行星,又绕它的恒星转了一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