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崽

tony stark√巴萨√胡歌√梅西√二桶√

理想国

砂糖么么哒ヾ(^▽^*)))

九州朝:

BGM:Shoreline






事实上我真的不搞足同了·····不过这是送给 @辰崽 的,破个例hhhhhh


中途写到一半听了Youngblood(为什么后金乐队会出现在我的歌单里!!),你想让我写的梗感觉全散,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写飙了······我居然能把它圆回来!!
















气泡裂开的声音,是极小极轻,微不可闻的一个“啪”。




一个人锁上重石沉入深海中,所需的时间也仅仅是十三分钟。








1.


瓜迪奥拉常常做梦,他梦见过大片大片耀眼灿烂几乎能刺伤他眼的向日葵,梦见过无数巨大而透明的白鲸从他头顶摇曳着尾巴静谧游过,梦见过一眼看不到头的书架们在他面前轰然倒塌。




偶尔他也会梦见足球,或者与足球有关的事物,不过那是少数,瓜迪奥拉也并不喜欢这样的梦。




在巴塞罗那呆的最后一年,他的压力很大。谁都能看出来的焦躁,几乎夜夜不能入睡,无数瓶空掉的安眠药,堆积在桌前高高一摞的笔记本。




还有时时刻刻压在他心头的积分榜和高层对他说过的话。




以至于他离开巴萨来到拜仁时内心莫名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就好像压住他的肺让他喘不过起来的某块大石头终于碎掉了,它再也不能折磨他了。




他在拜仁过得还不错,拜仁的高层和球员们都很尊重他,并不会对他的战术指手画脚,他们信任他,就像当初巴萨信任他一样。




巴萨依然是他心底不可触碰的爱与伤口,可他认为它已经不可能再伤害他了。




然后,他梦见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他,还有拉玛西亚。








2.


这里是静谧无声,一片黑白的。




瓜迪奥拉漂浮在透明海水中,数不清的亮光从他眼中快速划过。




他听不见声音,可他知道这些碎片似的影像里这些人在做什么。




这个是他第一次进球时周围人欢呼的模样,那个是他还是球员时和队友打闹玩耍时候的片段,还有这个,是他第一次触摸到西甲奖杯时激动失态到流泪。




碎片们靠拢又离去,瓜迪奥拉看见了他刚刚被任命为巴萨教练时一个人在电脑前作准备资料到天亮。窗外晨光熹微,深浓浅绿的树叶在风中轻轻颤动。而那时的他,富有激情对未来充满希望,他的眼眸在黑暗中闪闪发亮。




他也看见了那些球员,曾经“属于”他的那些球员。梅西也好皮克也好,抑或是法布雷加斯,年轻张扬大笑着的87三杰;还有哈维,伊涅斯塔······这些巴萨的骄傲。




瓜迪奥拉无声的笑了起来,眸光柔软好似含着一汪春水。他是如此的坚信这些人即将拥有的美好未来,哪怕12年他被高层逼走,哪怕当时梅西的地位也摇摇欲坠他也从没有放弃这个念头。




可现在的他清楚当时的他不会知道的事——这些他们的美好未来里,并不会有他。








3.


“Pep,”哈维曾这样对他说,“你不用想那么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是的,会好起来的。瓜迪奥拉也这么相信着,可那个“好起来”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呢?他从未仔细思考过,直到那天来临。




没有谁是巴萨不可缺少的,没有谁能主宰这个古老的俱乐部,即使是他,即使是克鲁伊夫。人群在这个巨大空旷的球场来来往往,没有谁能永久停留。她欢迎每一个人,不拒绝每一个人,也从不挽留任何人。








15年欧冠半决赛,瓜迪奥拉再次来到诺坎普时,他昂头凝视着这座曲线优美的球场,突然感到十分疲惫和茫然。他想,我这是要做什么呢?攻破我曾经最爱的球队的大门吗?可瓜迪奥拉又十分清楚这才应该是他要做的,这支球队已经不再属于他,如今他们是敌人,是抱着同样的“要得到大耳朵杯”信念的对手,足球场上可没时间供你伤感。






他早已不是巴塞罗那的Pep。




他是拜仁慕尼黑的瓜迪奥拉。








4.


我们在这个有个基本粒子的宇宙中,它的物质是有限的,排列组合也是有限的。熵等于的宇宙,只要它持续演化年,总会回到以前经历过的某个状态。*




尽管这一个轮回漫长到你数不清那些年头,但总有一天,那时候你还是你,我还是我,这些发生过的事也会再次发生。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没有什么是绝对的。




瓜迪奥拉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等着某个能再次回到那片红蓝的时间。




即使那时候的“他”已经不复存在。








Fin.








*果壳公众号,1月1日的文章《 银河系里的一颗行星,又绕它的恒星转了一圈 》



评论

热度(11)

  1. 辰崽🌸 转载了此文字
    砂糖么么哒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