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崽

tony stark√巴萨√胡歌√梅西√二桶√

【MCU】【铁人】名字待定(一)

粮,喜极而泣。

MKLOSE11:

关于配对:对于CP,我是官配铁椒的忠实粉丝,所以有不适者,抱歉。其他小伙伴和托尼都是友情以及亲情向。


 
关于脑洞:脑洞就是想看一些托尼和他儿子的互动,当然,这是一个托尼的、来自未来的、平行世界的儿子(喷血)。


 
关于时间:内战之后。这是一个托尼和他‘儿子’、朋友的故事,希望我能写完。


 
关于警告:我是一个铁人粉,所以情感上难免有偏颇,有理解不当以及OOC之处,请见谅,我也希望能还原一个真实的托尼斯塔克。


 
托尼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大厦,他记得在西伯利亚那个寒冷彻骨的烂地方他昏睡前对赶来‘救他’的幻视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不要去医院,回家就好”。


 
好吧,现在看来幻视还是很贴心的。


 
托尼眨了眨眼睛让刚刚睡醒的自己清醒一些,然而下一秒他就浑身一硬,因为趴在他床边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刚刚分手的女朋友,当然如果佩普说的‘先分开一段时间,彼此冷静一下’也叫作分手的话,不得不说在这件事上一向以自负著称的钢铁侠真的没什么自信。 


 
小心翼翼地动了动身子,上帝,他可不想吵醒佩普,斯塔克工业现任CEO的功力领教起来可没那么容易。可天不遂人愿估计说的就是他了。


 
“托尼!”
             
      
“哦!亲爱的,真没想到你在这,额,我是说,我可想死你了”,托尼有些滑稽地撑着坐了起来,见佩普并没说话只是有些红了眼眶,他又张开了双臂,“我觉得这个时候一个拥抱恰到好处”。


 
托尼绝对不会想到佩普就真的给了他一个拥抱,天知道他已经做好钻到被子里‘挨揍’的准备了,“额,所以,我可以把这个理解成伟大的斯塔克工业现任CEO波茨小姐的原谅嘛”


     
“哦,上帝,我可从来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佩普离开了他的怀抱,在他胸前不重不轻地来了一拳。


    
“啊!”托尼夸张地捂着胸口,可怜兮兮地看着佩普,“看在我还是伤员的份上”


   
佩普有些认命地叹了口气,“托尼,你不能每次都什么也不对我说,我担心你”


    
托尼有那么一瞬间的不知所措,或者说愧疚,“我以为、我以为我们、”


 
“分手了”
    


‘分手’两个字终究是有些刺耳的,他不自觉地低下头,“是的”
    


“托尼”佩普向前捧起了托尼的脸,“我希望你知道,我一直在那里,无论你飞得多高、多远,可我需要知道你在哪里停留,在哪里战斗,我、、、”我爱你啊,托尼!


 
佩普眼睛里的真诚让托尼震动,他干涩的嗓子有点不听使唤,只能点了点头。
  


“我要去处理那堆烂摊子了,要知道办公室的电话估计已经被打爆了,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佩普在托尼额前留下一吻,又利落地拿起外套,“哦!对了,我请了一个私人医生,这段时间他会负责你的健康状况”


 
“哦,佩普,你什么时候听过、、、”


 
佩普的‘托尼,不’眼神成功打断了那句抱怨。


 
“你让我觉得我只有十岁,哦,不,是五岁”


 
“三岁,我的男孩”
   


佩普甚至给了托尼一个斯塔克式飞吻,然后转身离去,不得不说,这很不科学。


—————————— 


“斯塔克先生”
  


佩普走后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孩出现在了门口,当然实际上说那是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少年。
   


“你不会告诉我,你就是那个私人医生?”


 
“抱歉,我想是的”男孩略有拘谨地走了进来。
   


“好吧,这可有点出人意料,我还以为会是个续着白胡子的圣诞老爷爷”托尼边比划着边下了床,“嘿,孩子,伟大的钢铁侠要开始忙碌了,有什么事去实验室找我,哦,记得收拾一下东西,我们可能要去复仇者基地住一阵子”


 
托尼已经走到了出去,又将头探了进来,“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


 
“艾伦”


 
“哦,艾伦小孩,请自便(make yourself at home)”


 
托尼发誓他从没想过自己是被一个小孩逼疯的。
 


当艾伦在一个小时里坚持不懈地对托尼说‘你该去休息了’的时候托尼已经觉得生无可恋了。


 
“天啊,你把我逼疯了”托尼再一次拧错螺钉后咆哮道。
   


“斯塔克先生,准确地说,您并没有疯,您只是需要休息”


 
托尼双手拍在艾伦的肩上,“孩子,孩子,孩子,如果你再继续喋喋不休我就真疯了”


 
“对于精神问题的治疗我很有把握”


 
“哦!上帝啊!”


 
托尼此刻有一种穿上盔甲把人轰出去的冲动,“就一个小时,好吗?你一个小时不要打扰我,然后我就去休息”


 
“斯塔克先生,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波茨小姐不会同意的”


 
“天啊!”


 
“老板,您应该听从艾伦医生的建议”


 
“星期五,我才是你老爸!”


 
“对于这点我毫不怀疑,但这与您应该休息并不关联”


 
“好吧,好吧,好吧,你们赢了”


 
托尼愤恨地摘下手套,依依不舍地走了出去,在卧室门前不忘对跟在他身后的艾伦补一句“我早晚要解雇了你”


 
“很遗憾,您并不是我老板,以及晚安”男孩的毒舌让托尼再一次有了想赏他一记掌心炮的冲动。


 
然而意外的是,他竟然真的睡着了,而且睡得很好,他隐约记得星期五给他放了一段催眠的曲子,难道他的好姑娘也学着关心人了?


—————————— 


“哦哦哦!快来看看我们伟大的英雄,单骑勇闯西伯利亚的钢铁侠!”
   


黑人上校的‘冷嘲热讽’早已是预料之中的事。
   


“额,我是不是应该说谢谢,并摆个Pose什么的,聚光灯,聚光灯”
    


“托尼斯塔克,你个混蛋”罗迪作势要站起来,这可吓坏了托尼,赶忙上去搀扶。
   


“上校同志,别这么激动,我这不是完好无损地回来了”
   


“哦?是吗?被幻视从西伯利亚抬回来?”


 
“嘿,哥们,我没事”托尼知道,这世上真正关心他的人并不多,他很珍惜,事实上,他一直很珍惜。


 
罗迪用力地拦过托尼的肩膀,“下次,别再有下次!不然我可不会再这么客气了!”


 
“遵命,上校同志!”托尼煞有介事地来了一记军礼,回答他的是罗迪愈发收紧的手臂。
    


“对了,忘了说,这是艾伦,是我的、”


 
“私人医生”艾伦很贴心地接过话茬。


 
“什么?”罗迪难以置信地看了看托尼,又看了看个幻视,在得到对方的点头后便不可抑制地笑了起来。
   


“我说兄弟,有那么夸张吗?要知道他差点逼疯我”
   


“并没有,只是,额,只是,这很好”
    


托尼突然觉得罗迪那一口白牙怎么那么晃眼睛。


 
“嘿,艾伦,我是罗德,托尼可病得不轻,你费心了”


 
“您好,罗德上校,那是我的职责”


 
罗迪给了托尼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成功赢得了托尼久违的白眼。


 
这仍旧是个普通的上午,托尼照旧在帮罗迪进行复健,他已经能够自己扶着栏杆走几步了,尽管还有些歪歪斜斜,可他终究还是站起来了,今天比昨天好,这不就是希望吗?
   


艾伦来到幻视的对面,和前几天一样打算和这个高级人工智能来盘象棋,两人时不时将目光投向两个搀扶而行的兄弟,不自觉的微笑爬到了每个人的脸上。


 
罗杰斯的来信多少有些出人意料,即便是让众人啼笑皆非的‘屎大颗’也没能缓解托尼看完信后房子里压抑的气氛。
 


挂断了罗斯将军的电话,又将信搓成纸团扔进了垃圾桶,托尼挽起袖子朝着实验室走去,
    


“嘿,伙计们,别那么看着我,生活还要继续,钢铁侠还要忙碌”
    


“托尼”黑人上校犹豫着,他已经忍了很久了“能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吗?你没必要一个人扛着”
    


“是的,斯塔克先生,我们、”幻视顿了顿,似乎是在寻找一个合适的词,“关心你”
    


艾伦沉默看着面前的三个人,他有些遗憾他不能,或者说,还没理由去说出同样的话。
    


“嘿,医生男孩,你可难得沉默”托尼本能地岔开话题,或者说,他一向不擅长回应发自肺腑的关心。
   


“斯塔克先生,虽然我认识你们还不到一周,但我相信他们是值得你信赖的人”
    


“当然,当然”托尼的回答甚至带了些自豪。


 
“斯塔克先生,如果您需要,我可以、、、”


 
“哦,孩子,你也是,你也是‘他们’之一”托尼当然知道他要说什么,“你不需要回避,要知道,让我按时睡觉这个事佩普都没办成”


 
年轻人的眼睛因为托尼的话又亮了几分。
    


“我们只是在西伯利亚打了一架”,托尼尽可能地显得轻松一些,尽管没那并没什么作用,“因为我的父母不是死于车祸,而是九头蛇的谋杀,很不幸,被洗脑的巴恩斯中士是那个执行任务的倒霉蛋”
    


“托尼”罗迪有些颤抖地抚上托尼的肩膀,却得到了对方一个安慰的眼神,像是在说,‘我没事’。
    


“或许那时候我是真的要杀了巴恩斯报仇吧”托尼似是回忆地笑着。
    


“斯塔克先生,您应该不、”
     


“嘿嘿嘿,幻视,打住,不要说我不会,我没那么伟大,要知道,那可是深仇大恨”托尼的平静似是在说着与他无关的事,庆幸的是他的朋友们都明白那平静之下情感的崩裂。
    


“不过,可悲的是,队长知道”
 


托尼的话成功将气氛再次降到冰点,那句话已经足够隐晦,而它所要表达的意思却也昭然若揭。


 
“斯塔克先生,我很抱歉”率先打破僵局的竟是幻视,许是计算结果告诉他该这么说,但他知道,并不是。


 
“这的确值得抱歉”托尼朝着幻视挤了挤眼睛,他又拍了拍罗迪,“老兄,你怎么看着比我还沉重?”


罗迪有些愤怒地看着托尼,后者知道,这怒气不是对他,“托尼,你打算怎么做?”


 
“公事公办,私事私办”托尼的语气没什么温度可言,他摊了摊手,“作为前复仇者而遗留的烂摊子我仍旧会处理,至于、、、”
    


“斯塔克先生,您有理由怨恨”
     


“我可不想成为怨夫,幻视”,沉默,“但我想,对于没有信任可言的交情我有理由拒绝”
   


罗迪只是再次拍了拍托尼的肩膀。
    


“我相信你,斯塔克先生”
     


年轻人的话听起来总是多几分天然的真诚,托尼想着,“我知道”


 

评论

热度(17)

  1. 辰崽mklose11 转载了此文字
    粮,喜极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