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崽

tony stark√巴萨√胡歌√梅西√二桶√

【点梗】无题(椒铁/超短篇/强行HE)

没错我点的梗_(:з)∠)_

叉烧雨露_WSserious:

椒铁内战后设定,傻白文笔+其实没啥剧情(。)一发完✔椒铁这对私心很爱,但是真的好久不写bg的cp了根本不知道写了啥……大概就是一个强行HE的故事……
以及最后,珍爱生命,远离赌博(手动点蜡














失去了反应堆做动力来源,Tony花了好一阵子才把身体的从钢甲里剥出来。他里面只穿了单衣,但拆掉胸甲时,那寒气却没有他预想中那样凶猛。他这才意识到,之前的种种早已让他的一腔热血冷却结冰,如堕冰窟。


幻视按照Friday给的他失联时的最后坐标找到Tony时,他正鼓捣着一个发讯器似的的东西,明显是刚拆了基地里的东西组装出来的。Tony抬头看了看他,然后把那个铁盒子扔在了一边。


进入机舱的那一刻,Tony感觉到原本有些僵硬的肌肉传来了麻麻的刺痛感,他随手拽了条毛毯把自己整个人裹了起来扔在座椅上,说了句到了叫我,然后很快陷入了昏睡。



Tony不知道他睡了多久,他只知道自己做了很多很多的梦,有的是过去发生的事,而有的则只是各种混乱的色彩和形状拼接成的让人目眩的画面。


之前的一切让他的脑子仿佛变成了一锅滚烫的熔融的金属,咕嘟咕嘟地冒着泡沸腾着;而现在,那锅金属终于渐渐冷却凝固,他的头脑也像被凝固了一般无法思考,固体的硬块带着无规则的棱角,不时撞击他的神经带来一丝丝钝痛。


“……”


“……To…ny…”


Tony偶尔神志清醒的时候,隐约能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那声音像是从极遥远的的方飘过来。但当他试图睁开眼睛时,疲倦和困意就像洪水猛兽一般席卷他的全身,把他拽回梦境里。


他的梦里有很多人,有的一闪而过,有的则不断的闪现。复仇者们,罗迪,父母,Pepper……那些他曾经珍视的。而现在,他几乎失去了他们全部。



Pepper在听到消息之后没有任何犹豫就赶了过来。哪怕她曾多少次下定决心不再管他的事,她却没有一次真正做到。她到底还是没法真的放下他不管。


“Friday?”Pepper一边开车,一边联系上Tony的女管家。


“您好,Potts小姐。”


“他……怎么样了。”


“生命体征稳定,但一直处于昏迷中。”


“医生怎么说?”


“外伤没有大碍,昏迷的原因是之前的体温过低以及过度疲劳和刺激。”



现在,Pepper就这么看着那个静静地躺着床上的男人,他眼角有块骇人的淤青,看不出一点当初神气的模样。


印象中自己好像见过了他所有狼狈的样子。


她还清楚的记得第一次看到那套钢铁装甲时的情形,他吊在那儿摇摇晃晃的,机械手正在把满是弹孔的装甲一一拆卸下来。她还记得Tony带着仿佛恶作剧被大人发现的男孩一般的尴尬的笑容,对她说:“这不是你看到的我最糗的一次对吧?”


那时她就知道,那身钢铁盔甲,早晚有一天会害了他。因为那时身着铠甲的他眼中的,闪亮的美好,那份使命,责任与担当,那是一个更加强大,却也更加脆弱的Tony Stark。


“……Tony”她念着他的名字,手掌轻轻触碰他的脸颊。



又一个噩梦,昏暗的光线让他眼前一片模糊,但他仍旧能辨认出眼前逆光的人影,因为他几乎还能感受到胸口处那仿若真实存在,将要把他撕碎的痛苦和怒火。


他挣扎着,耳边是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的跳动声,像溺水之人一样大口大口的喘气,然后他看见了眼前的白光,再次听到了那个呼唤他的声音。女声。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Pepper。


Tony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眼睛眯着,试着适应对他而言有些刺眼的光线。


“嘿,Pepper。”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欢快一点,但那声音沙哑的仿佛是一个陌生人。


说实在的,他该想到在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后,Pepper一定会来。但是,当他醒过来,真真切切的看到她,他只觉得自己还在做梦。


“你没有取消我的权限。”Pepper一字一句地说。


“我从来没想过要这么做。”Tony挑了挑眉,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


接着,他看到Pepper俯身过来,她的眼圈微微发红,金色的头发从耳边垂下来。






“你今后也不要想。”







END

评论

热度(20)

  1. 辰崽叉烧雨露_ 转载了此文字
    没错我点的梗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