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崽

tony stark√巴萨√胡歌√梅西√二桶√

大号铁坨迪宝官方店有货啦!还可以领300-100的劵。中号铁坨还有优惠而且包邮⁽⁽٩(๑˃̶͈̀ ᗨ ˂̶͈́)۶⁾⁾

【点梗】无题(椒铁/超短篇/强行HE)

没错我点的梗_(:з)∠)_

叉烧雨露_WSserious:

椒铁内战后设定,傻白文笔+其实没啥剧情(。)一发完✔椒铁这对私心很爱,但是真的好久不写bg的cp了根本不知道写了啥……大概就是一个强行HE的故事……
以及最后,珍爱生命,远离赌博(手动点蜡














失去了反应堆做动力来源,Tony花了好一阵子才把身体的从钢甲里剥出来。他里面只穿了单衣,但拆掉胸甲时,那寒气却没有他预想中那样凶猛。他这才意识到,之前的种种早已让他的一腔热血冷却结冰,如堕冰窟。


幻视按照Friday给的他失联时的最后坐标找到Tony时,他正鼓捣着一个发讯器似的的东西,明显是刚拆了基地里的东西组装出来的。Tony抬头看了看他,然后把那个铁盒子扔在了一边。


进入机舱的那一刻,Tony感觉到原本有些僵硬的肌肉传来了麻麻的刺痛感,他随手拽了条毛毯把自己整个人裹了起来扔在座椅上,说了句到了叫我,然后很快陷入了昏睡。



Tony不知道他睡了多久,他只知道自己做了很多很多的梦,有的是过去发生的事,而有的则只是各种混乱的色彩和形状拼接成的让人目眩的画面。


之前的一切让他的脑子仿佛变成了一锅滚烫的熔融的金属,咕嘟咕嘟地冒着泡沸腾着;而现在,那锅金属终于渐渐冷却凝固,他的头脑也像被凝固了一般无法思考,固体的硬块带着无规则的棱角,不时撞击他的神经带来一丝丝钝痛。


“……”


“……To…ny…”


Tony偶尔神志清醒的时候,隐约能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那声音像是从极遥远的的方飘过来。但当他试图睁开眼睛时,疲倦和困意就像洪水猛兽一般席卷他的全身,把他拽回梦境里。


他的梦里有很多人,有的一闪而过,有的则不断的闪现。复仇者们,罗迪,父母,Pepper……那些他曾经珍视的。而现在,他几乎失去了他们全部。



Pepper在听到消息之后没有任何犹豫就赶了过来。哪怕她曾多少次下定决心不再管他的事,她却没有一次真正做到。她到底还是没法真的放下他不管。


“Friday?”Pepper一边开车,一边联系上Tony的女管家。


“您好,Potts小姐。”


“他……怎么样了。”


“生命体征稳定,但一直处于昏迷中。”


“医生怎么说?”


“外伤没有大碍,昏迷的原因是之前的体温过低以及过度疲劳和刺激。”



现在,Pepper就这么看着那个静静地躺着床上的男人,他眼角有块骇人的淤青,看不出一点当初神气的模样。


印象中自己好像见过了他所有狼狈的样子。


她还清楚的记得第一次看到那套钢铁装甲时的情形,他吊在那儿摇摇晃晃的,机械手正在把满是弹孔的装甲一一拆卸下来。她还记得Tony带着仿佛恶作剧被大人发现的男孩一般的尴尬的笑容,对她说:“这不是你看到的我最糗的一次对吧?”


那时她就知道,那身钢铁盔甲,早晚有一天会害了他。因为那时身着铠甲的他眼中的,闪亮的美好,那份使命,责任与担当,那是一个更加强大,却也更加脆弱的Tony Stark。


“……Tony”她念着他的名字,手掌轻轻触碰他的脸颊。



又一个噩梦,昏暗的光线让他眼前一片模糊,但他仍旧能辨认出眼前逆光的人影,因为他几乎还能感受到胸口处那仿若真实存在,将要把他撕碎的痛苦和怒火。


他挣扎着,耳边是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的跳动声,像溺水之人一样大口大口的喘气,然后他看见了眼前的白光,再次听到了那个呼唤他的声音。女声。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Pepper。


Tony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眼睛眯着,试着适应对他而言有些刺眼的光线。


“嘿,Pepper。”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欢快一点,但那声音沙哑的仿佛是一个陌生人。


说实在的,他该想到在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后,Pepper一定会来。但是,当他醒过来,真真切切的看到她,他只觉得自己还在做梦。


“你没有取消我的权限。”Pepper一字一句地说。


“我从来没想过要这么做。”Tony挑了挑眉,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


接着,他看到Pepper俯身过来,她的眼圈微微发红,金色的头发从耳边垂下来。






“你今后也不要想。”







END

【MCU】【铁人】名字待定(一)

粮,喜极而泣。

MKLOSE11:

关于配对:对于CP,我是官配铁椒的忠实粉丝,所以有不适者,抱歉。其他小伙伴和托尼都是友情以及亲情向。


 
关于脑洞:脑洞就是想看一些托尼和他儿子的互动,当然,这是一个托尼的、来自未来的、平行世界的儿子(喷血)。


 
关于时间:内战之后。这是一个托尼和他‘儿子’、朋友的故事,希望我能写完。


 
关于警告:我是一个铁人粉,所以情感上难免有偏颇,有理解不当以及OOC之处,请见谅,我也希望能还原一个真实的托尼斯塔克。


 
托尼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大厦,他记得在西伯利亚那个寒冷彻骨的烂地方他昏睡前对赶来‘救他’的幻视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不要去医院,回家就好”。


 
好吧,现在看来幻视还是很贴心的。


 
托尼眨了眨眼睛让刚刚睡醒的自己清醒一些,然而下一秒他就浑身一硬,因为趴在他床边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刚刚分手的女朋友,当然如果佩普说的‘先分开一段时间,彼此冷静一下’也叫作分手的话,不得不说在这件事上一向以自负著称的钢铁侠真的没什么自信。 


 
小心翼翼地动了动身子,上帝,他可不想吵醒佩普,斯塔克工业现任CEO的功力领教起来可没那么容易。可天不遂人愿估计说的就是他了。


 
“托尼!”
             
      
“哦!亲爱的,真没想到你在这,额,我是说,我可想死你了”,托尼有些滑稽地撑着坐了起来,见佩普并没说话只是有些红了眼眶,他又张开了双臂,“我觉得这个时候一个拥抱恰到好处”。


 
托尼绝对不会想到佩普就真的给了他一个拥抱,天知道他已经做好钻到被子里‘挨揍’的准备了,“额,所以,我可以把这个理解成伟大的斯塔克工业现任CEO波茨小姐的原谅嘛”


     
“哦,上帝,我可从来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佩普离开了他的怀抱,在他胸前不重不轻地来了一拳。


    
“啊!”托尼夸张地捂着胸口,可怜兮兮地看着佩普,“看在我还是伤员的份上”


   
佩普有些认命地叹了口气,“托尼,你不能每次都什么也不对我说,我担心你”


    
托尼有那么一瞬间的不知所措,或者说愧疚,“我以为、我以为我们、”


 
“分手了”
    


‘分手’两个字终究是有些刺耳的,他不自觉地低下头,“是的”
    


“托尼”佩普向前捧起了托尼的脸,“我希望你知道,我一直在那里,无论你飞得多高、多远,可我需要知道你在哪里停留,在哪里战斗,我、、、”我爱你啊,托尼!


 
佩普眼睛里的真诚让托尼震动,他干涩的嗓子有点不听使唤,只能点了点头。
  


“我要去处理那堆烂摊子了,要知道办公室的电话估计已经被打爆了,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佩普在托尼额前留下一吻,又利落地拿起外套,“哦!对了,我请了一个私人医生,这段时间他会负责你的健康状况”


 
“哦,佩普,你什么时候听过、、、”


 
佩普的‘托尼,不’眼神成功打断了那句抱怨。


 
“你让我觉得我只有十岁,哦,不,是五岁”


 
“三岁,我的男孩”
   


佩普甚至给了托尼一个斯塔克式飞吻,然后转身离去,不得不说,这很不科学。


—————————— 


“斯塔克先生”
  


佩普走后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孩出现在了门口,当然实际上说那是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少年。
   


“你不会告诉我,你就是那个私人医生?”


 
“抱歉,我想是的”男孩略有拘谨地走了进来。
   


“好吧,这可有点出人意料,我还以为会是个续着白胡子的圣诞老爷爷”托尼边比划着边下了床,“嘿,孩子,伟大的钢铁侠要开始忙碌了,有什么事去实验室找我,哦,记得收拾一下东西,我们可能要去复仇者基地住一阵子”


 
托尼已经走到了出去,又将头探了进来,“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


 
“艾伦”


 
“哦,艾伦小孩,请自便(make yourself at home)”


 
托尼发誓他从没想过自己是被一个小孩逼疯的。
 


当艾伦在一个小时里坚持不懈地对托尼说‘你该去休息了’的时候托尼已经觉得生无可恋了。


 
“天啊,你把我逼疯了”托尼再一次拧错螺钉后咆哮道。
   


“斯塔克先生,准确地说,您并没有疯,您只是需要休息”


 
托尼双手拍在艾伦的肩上,“孩子,孩子,孩子,如果你再继续喋喋不休我就真疯了”


 
“对于精神问题的治疗我很有把握”


 
“哦!上帝啊!”


 
托尼此刻有一种穿上盔甲把人轰出去的冲动,“就一个小时,好吗?你一个小时不要打扰我,然后我就去休息”


 
“斯塔克先生,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波茨小姐不会同意的”


 
“天啊!”


 
“老板,您应该听从艾伦医生的建议”


 
“星期五,我才是你老爸!”


 
“对于这点我毫不怀疑,但这与您应该休息并不关联”


 
“好吧,好吧,好吧,你们赢了”


 
托尼愤恨地摘下手套,依依不舍地走了出去,在卧室门前不忘对跟在他身后的艾伦补一句“我早晚要解雇了你”


 
“很遗憾,您并不是我老板,以及晚安”男孩的毒舌让托尼再一次有了想赏他一记掌心炮的冲动。


 
然而意外的是,他竟然真的睡着了,而且睡得很好,他隐约记得星期五给他放了一段催眠的曲子,难道他的好姑娘也学着关心人了?


—————————— 


“哦哦哦!快来看看我们伟大的英雄,单骑勇闯西伯利亚的钢铁侠!”
   


黑人上校的‘冷嘲热讽’早已是预料之中的事。
   


“额,我是不是应该说谢谢,并摆个Pose什么的,聚光灯,聚光灯”
    


“托尼斯塔克,你个混蛋”罗迪作势要站起来,这可吓坏了托尼,赶忙上去搀扶。
   


“上校同志,别这么激动,我这不是完好无损地回来了”
   


“哦?是吗?被幻视从西伯利亚抬回来?”


 
“嘿,哥们,我没事”托尼知道,这世上真正关心他的人并不多,他很珍惜,事实上,他一直很珍惜。


 
罗迪用力地拦过托尼的肩膀,“下次,别再有下次!不然我可不会再这么客气了!”


 
“遵命,上校同志!”托尼煞有介事地来了一记军礼,回答他的是罗迪愈发收紧的手臂。
    


“对了,忘了说,这是艾伦,是我的、”


 
“私人医生”艾伦很贴心地接过话茬。


 
“什么?”罗迪难以置信地看了看托尼,又看了看个幻视,在得到对方的点头后便不可抑制地笑了起来。
   


“我说兄弟,有那么夸张吗?要知道他差点逼疯我”
   


“并没有,只是,额,只是,这很好”
    


托尼突然觉得罗迪那一口白牙怎么那么晃眼睛。


 
“嘿,艾伦,我是罗德,托尼可病得不轻,你费心了”


 
“您好,罗德上校,那是我的职责”


 
罗迪给了托尼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成功赢得了托尼久违的白眼。


 
这仍旧是个普通的上午,托尼照旧在帮罗迪进行复健,他已经能够自己扶着栏杆走几步了,尽管还有些歪歪斜斜,可他终究还是站起来了,今天比昨天好,这不就是希望吗?
   


艾伦来到幻视的对面,和前几天一样打算和这个高级人工智能来盘象棋,两人时不时将目光投向两个搀扶而行的兄弟,不自觉的微笑爬到了每个人的脸上。


 
罗杰斯的来信多少有些出人意料,即便是让众人啼笑皆非的‘屎大颗’也没能缓解托尼看完信后房子里压抑的气氛。
 


挂断了罗斯将军的电话,又将信搓成纸团扔进了垃圾桶,托尼挽起袖子朝着实验室走去,
    


“嘿,伙计们,别那么看着我,生活还要继续,钢铁侠还要忙碌”
    


“托尼”黑人上校犹豫着,他已经忍了很久了“能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吗?你没必要一个人扛着”
    


“是的,斯塔克先生,我们、”幻视顿了顿,似乎是在寻找一个合适的词,“关心你”
    


艾伦沉默看着面前的三个人,他有些遗憾他不能,或者说,还没理由去说出同样的话。
    


“嘿,医生男孩,你可难得沉默”托尼本能地岔开话题,或者说,他一向不擅长回应发自肺腑的关心。
   


“斯塔克先生,虽然我认识你们还不到一周,但我相信他们是值得你信赖的人”
    


“当然,当然”托尼的回答甚至带了些自豪。


 
“斯塔克先生,如果您需要,我可以、、、”


 
“哦,孩子,你也是,你也是‘他们’之一”托尼当然知道他要说什么,“你不需要回避,要知道,让我按时睡觉这个事佩普都没办成”


 
年轻人的眼睛因为托尼的话又亮了几分。
    


“我们只是在西伯利亚打了一架”,托尼尽可能地显得轻松一些,尽管没那并没什么作用,“因为我的父母不是死于车祸,而是九头蛇的谋杀,很不幸,被洗脑的巴恩斯中士是那个执行任务的倒霉蛋”
    


“托尼”罗迪有些颤抖地抚上托尼的肩膀,却得到了对方一个安慰的眼神,像是在说,‘我没事’。
    


“或许那时候我是真的要杀了巴恩斯报仇吧”托尼似是回忆地笑着。
    


“斯塔克先生,您应该不、”
     


“嘿嘿嘿,幻视,打住,不要说我不会,我没那么伟大,要知道,那可是深仇大恨”托尼的平静似是在说着与他无关的事,庆幸的是他的朋友们都明白那平静之下情感的崩裂。
    


“不过,可悲的是,队长知道”
 


托尼的话成功将气氛再次降到冰点,那句话已经足够隐晦,而它所要表达的意思却也昭然若揭。


 
“斯塔克先生,我很抱歉”率先打破僵局的竟是幻视,许是计算结果告诉他该这么说,但他知道,并不是。


 
“这的确值得抱歉”托尼朝着幻视挤了挤眼睛,他又拍了拍罗迪,“老兄,你怎么看着比我还沉重?”


罗迪有些愤怒地看着托尼,后者知道,这怒气不是对他,“托尼,你打算怎么做?”


 
“公事公办,私事私办”托尼的语气没什么温度可言,他摊了摊手,“作为前复仇者而遗留的烂摊子我仍旧会处理,至于、、、”
    


“斯塔克先生,您有理由怨恨”
     


“我可不想成为怨夫,幻视”,沉默,“但我想,对于没有信任可言的交情我有理由拒绝”
   


罗迪只是再次拍了拍托尼的肩膀。
    


“我相信你,斯塔克先生”
     


年轻人的话听起来总是多几分天然的真诚,托尼想着,“我知道”


 

铁椒 间章

远坂时琛:


Tony撑起自己靠在墙边,距离他不足几步地方还孤零零地躺着星盾,通讯已经中断了大概……两个小时?疲惫不堪的躯体,让他觉得自己需要一杯热咖啡。他太累的,也不打算把自己从盔甲里剥出来,俄罗斯的寒意让他有些麻木,低温侵蚀了他的身体。


他如同败犬一般在墙角喘息着。


T'Challa和那两个家伙走得时候或许会给他留一架战机,也或许没有。


他并不在意这些,虽然他还没真的让Friday应对过这种情况,但她总是个乖孩子,不像Dummy,更不像Jar,对了,至少Vision会教她怎么做。


“Tony?”


这个音调熟悉的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设想过一万种与她再次相见的场景,甚至预演过自己要用多么幼稚的情话来挽回她,但不包括现在这种。


“Pepper……为什么……”


你会在这里。


他的身上还挂着破碎的盔甲,鼻梁上已经凝固的伤口被寒风吹得多少有些像刀割一样,半干的血迹一定让他看起来很糟糕。当然Pepper见过他所有的样子,不管是像个白痴躺在操作台上整理胸口线圈,还是在实验室被熏的灰头土脸。


他微微低下头有些不知所措,对方精致的脚踝和一双裸色的高跟小皮鞋,它们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瓦砾中,不合时宜,却又不可思议地踩着声响出现在他面前。


一身出席任何场合得体且优雅的小西服,让她显得那么单薄,或许他应该褪去盔甲,然后应该给她一个拥抱。


但不是现在这种情况……他的女孩应该坐在办公室的沙发椅上,运筹帷幄;抑或是慵懒地靠在落地窗旁,喝着红酒抱怨着他的跳脱和幼稚;而不是就这样侧坐在了他的身边,在一个冰冷的地堡里,她的衣角可以为沾上粘稠机油,但不应该沾上血迹。


“你总是在我狼狈不堪的时候出现。”


“你总是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不堪。”


她伸出手,试图捧着对方脸,甚至感受到了Tony的抗拒,她并不是没有见过他溃不成军的样子,只是从来没见过他那么……落寞的表情。


“我没有办法。”


“那不是你的错。”


“我曾经……那样地憎恶我的父亲……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知道他是个优秀的科学家、商人,却始终觉得他缺乏对家庭的责任,我甚至不明白 Maria对他而言是怎么样的存在;我甚至怀疑过我对他而言也只是一个意外……”


他闭上眼,Pepper掌心贴着他的脸颊,带着让他贪恋的温度,喃喃道,“我失去了他们……”


“我始终试图弥补那些缺憾……我总在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却没有办法阻止那些坏事的发生,我该怎么做……”他在对她示弱,卑劣的家伙。


“Tony,你在害怕,”Pepper不想用类似怜悯的情绪来面对他,那种情绪对于Tony而言是一种侮辱,她只是静静地待在哪儿,Tony曾像是亿万星辰中最璀璨的那一颗,但此刻,他却只像个失去了方向的笨小孩,“那些事情并不是你不作选择就不会发生。


“索科威亚呢……那是我的选择……你知道么……奥创说的没错,我从来没有办法拯救别人,也没有办法拯救自己。而现在,Steve做着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我做着世人认为正确的事,但看起来,我们都不怎么正确。”


“所以呢?”Pepper看着那双黯淡的眼睛,一种巨大的悲伤瞬间浸透了她,她不曾过多介入Tony作为超级英雄的人生,甚至怯懦地试图逃离。


“或许这个世界从来就不需要钢铁侠。”


“我需要的从来就不是钢铁侠。我无法舍弃的从来只是作为TonyStark的你啊……”


你明明只是凡人啊……


Pepper拉过他的脸,吻了上去。









总之是思路很碎的东西,啊,或许应该叫椒铁(笑)

男友力30題-5.“只要妳要。”

2333买买买的史总

阿彭子:

題目來源:微博/床頭櫃


短短的小日常一篇。


希望大家喜歡。




++++++++++正文開始++++++++++


「這個提包好漂亮喔。」


看著小辣椒拿起提包沒幾秒又放下,放下沒多久又提起來試背,如此反覆好幾次,似乎相當喜歡,卻又盯著價格碎碎念價位有點偏高,顯得相當猶豫不決。
東尼瞄了一眼金額,嗯,小數目,對他而言完全不是問題。
於是他便趁小辣椒轉身跟店員說話(殺價?)的空檔,轉身拿起提包去結帳;然後蹦蹦跳跳,像要跟家長炫耀成績單的孩子般,把店員悉心收好,已經放入手提紙袋的這份禮物小心交到小辣椒手上。




買一個包包對他而言毫無困難,何況小辣椒愛不釋手的這個提包,也不是甚麼超級難搶的全球限量名牌包,只是個普通小店舖販售的提包而已。



「你啊,別以為這樣討好我,就能讓我稍微放寬你的飲酒量。」雖說收到心愛的男性買給自己的東西,沒有女孩子會不高興的,但小辣椒總覺得東尼是希望藉此讓自己稍微不再管控他那老是過量的飲酒問題。




「才不是咧,我知道這樣對妳沒用;我只是覺得,只要妳要,我又買得起,通通都想給妳,」說這段話時東尼眼神不太自在的亂飄,耳根子也有點紅了。「有些妳們女孩子在乎的,無論有形或無形的東西,我並不是很有把握能夠給妳,但物質上,只要妳要,我想全部都給妳。」




這,算是另一種形式表達愛意嗎?小辣椒不禁莞爾。



確實,除卻兩人的物質生活完全不需煩惱以外,東尼這個男朋友很多地方尚且有些不足,不過單就這份心意…嘛,勉強算及格了吧。


++++++++++後記++++++++++


天氣太熱,中暑之餘腦袋都成漿糊了,實在也寫不了太長的篇章。


最近開始追神盾局特工的影集,感覺還不錯www


還沒去補索爾2,等工作較不忙些再補....

On a break(下)

毕潇1314:

托尼和佩珀分手了。


佩珀在想什么呢?


没有人知道。


就像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当初她会和托尼·斯塔克在一起一样。


当然,托尼有钱,长得帅,会浪漫,还是拉风的钢铁侠,有哪个女人不想跟他有一段什么呢。


即使是在他成为钢铁侠之前,佩珀每周需要清理的“女人缘”就已经不少了。


也正是这些络绎不绝的美女让佩珀一直坚定地陪在他身边,照顾他、帮助他、关心他,从不说爱他。


是的,如果佩珀不是他的秘书,她或许也会像其他女孩一样为他的英俊潇洒多金帅气而倾倒,或许一杯红酒之后他们会有一段露水情缘,此后再不相见,彼此了无遗憾。


但她不是,在别人倾羡他的家世的时候,她在烦恼他今天的着装,在别人赞叹他的头脑的时候,她在头疼他的无理取闹,在别人有意无意撩拨他的时候,她在担心他是否按时就餐,有没有过度狂欢导致延误了第二天的会议。


剥去了那些光鲜亮丽的外表,托尼·斯塔克在佩珀·波茨的眼中有时不过就是个孩子。


也是一个让她惊叹,让她苦恼,让她担忧,让她欣喜的普通男人。


而当这个男人对她发出诚挚的舞会邀请时,她无法拒绝。


成为托尼·斯塔克的女朋友本身就有着很大的压力,而成为钢铁侠的女友也不过就是在这份压力的上面再加上一个“危险”而已,这一点她从不逃避也毫不畏惧。


从一开始,她就知道她爱上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有些危险,有些难搞,自恋狂,孩子气,或许还爱玩,却也有担当有责任感。


她爱托尼,一并爱着他所有的优点和缺点,爱他的碎碎念有点话唠,也爱他酷炫的盔甲。


当他为了自己炸了漫天的盔甲作烟花时,她不是不感动的,虽然说不心疼那些钱是不可能的,可她心里知道,这不是结束,如果这世界需要钢铁侠,托尼不可能袖手旁观。


大约是他瞒着自己中毒的事情之后,又或者是纽约大战之后,佩珀就一直在做准备。


她在做失去他的准备。


所以她从对着公司事务一头雾水到现在的一手掌控斯塔克企业,所以她从不过问他在复仇者里的事情,不听不看,除非他需要帮助。


因为她不想每听到一个和复仇者有关的消息就开始担心他是否会在这场战役里遇到危险。


她知道他遇到大的危机的时候从不会告诉她,只有在一些小伤小痛时才会来找她撒娇。


她做好了一切准备,哪怕明天传来最令她心痛的消息,她也能保证他所珍视的一切不会落入错误的人手里。


可索科维亚之后,他就再没联系过她了。


即使是她主动打电话过去也是要么不接,要么回答他很好。


怎么会好。


在他第四次挂断她的电话的时候,佩珀躲在办公室的隔间哭了整整一个小时。


她从来没有像这一刻一样地担心他。


他失踪的时候,她还可以祈祷着他的平安。


他扛着导弹的时候,她还能怀抱着希望他会回来。


他一次次身陷险境的时候,她也可以一遍遍告诉自己他一定会平安回家。


可现在他就在那里,却无法回来,而她甚至不能劝慰他什么,因为他不肯给她这个机会。


如果钢铁侠不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那么他的存在有什么意义?


如果佩珀·波茨不能让托尼·斯塔克的生活变得更好,那么她的存在对他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所以他们分手了。


可她总是在这里的,托尼,她总是在这里的。


她只是在等你。


当你停止放弃你自己的时候你就会明白,她其实一直就在原地等着你。


从前不会走,以后也不会。






——这就算完结了?


——是的。


与其说是pepperony文,不如说是我心中对pepper和这一对官配的一些理解吧,希望没有戳到你们?……


咦,这就算点梗了???


……

他们对我都很好

这一刀QAQ

Dumpling:

#队3#后,铁人自己突然有一次回到过去的机会,他看到了霍德华。


霍德华激动的问他,队长找到了吗?


铁人点头。


霍德华神情舒展,那就好,可惜只有他自己了。


铁人说,不,还有巴恩斯中士。


霍德华惊喜的点头,我发现他的吗?


铁人点头,发现了。


最后霍德华用父亲的担心又自豪的表情拍拍铁人肩膀,说,他们都是好人,他们都对你好的,对吗?


铁人沉默好久,最后说:


对,他们对我都很好。

椒铁QAQ

吃瓜:

如果电影结束后tony回家跟pepper哭诉,winter is coming…… P2小辣椒内心独白 ((((超想给铁罐爱的抱抱,人人都爱钢铁侠!

我的椒铁QAQ

空白页:

不知道打什么tag,总之很心疼妮妮...・(PД`q。)让小辣椒来安慰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