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崽

tony stark√巴萨√胡歌√梅西√二桶√

铁椒 间章

远坂时琛:


Tony撑起自己靠在墙边,距离他不足几步地方还孤零零地躺着星盾,通讯已经中断了大概……两个小时?疲惫不堪的躯体,让他觉得自己需要一杯热咖啡。他太累的,也不打算把自己从盔甲里剥出来,俄罗斯的寒意让他有些麻木,低温侵蚀了他的身体。


他如同败犬一般在墙角喘息着。


T'Challa和那两个家伙走得时候或许会给他留一架战机,也或许没有。


他并不在意这些,虽然他还没真的让Friday应对过这种情况,但她总是个乖孩子,不像Dummy,更不像Jar,对了,至少Vision会教她怎么做。


“Tony?”


这个音调熟悉的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设想过一万种与她再次相见的场景,甚至预演过自己要用多么幼稚的情话来挽回她,但不包括现在这种。


“Pepper……为什么……”


你会在这里。


他的身上还挂着破碎的盔甲,鼻梁上已经凝固的伤口被寒风吹得多少有些像刀割一样,半干的血迹一定让他看起来很糟糕。当然Pepper见过他所有的样子,不管是像个白痴躺在操作台上整理胸口线圈,还是在实验室被熏的灰头土脸。


他微微低下头有些不知所措,对方精致的脚踝和一双裸色的高跟小皮鞋,它们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瓦砾中,不合时宜,却又不可思议地踩着声响出现在他面前。


一身出席任何场合得体且优雅的小西服,让她显得那么单薄,或许他应该褪去盔甲,然后应该给她一个拥抱。


但不是现在这种情况……他的女孩应该坐在办公室的沙发椅上,运筹帷幄;抑或是慵懒地靠在落地窗旁,喝着红酒抱怨着他的跳脱和幼稚;而不是就这样侧坐在了他的身边,在一个冰冷的地堡里,她的衣角可以为沾上粘稠机油,但不应该沾上血迹。


“你总是在我狼狈不堪的时候出现。”


“你总是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不堪。”


她伸出手,试图捧着对方脸,甚至感受到了Tony的抗拒,她并不是没有见过他溃不成军的样子,只是从来没见过他那么……落寞的表情。


“我没有办法。”


“那不是你的错。”


“我曾经……那样地憎恶我的父亲……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知道他是个优秀的科学家、商人,却始终觉得他缺乏对家庭的责任,我甚至不明白 Maria对他而言是怎么样的存在;我甚至怀疑过我对他而言也只是一个意外……”


他闭上眼,Pepper掌心贴着他的脸颊,带着让他贪恋的温度,喃喃道,“我失去了他们……”


“我始终试图弥补那些缺憾……我总在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却没有办法阻止那些坏事的发生,我该怎么做……”他在对她示弱,卑劣的家伙。


“Tony,你在害怕,”Pepper不想用类似怜悯的情绪来面对他,那种情绪对于Tony而言是一种侮辱,她只是静静地待在哪儿,Tony曾像是亿万星辰中最璀璨的那一颗,但此刻,他却只像个失去了方向的笨小孩,“那些事情并不是你不作选择就不会发生。


“索科威亚呢……那是我的选择……你知道么……奥创说的没错,我从来没有办法拯救别人,也没有办法拯救自己。而现在,Steve做着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我做着世人认为正确的事,但看起来,我们都不怎么正确。”


“所以呢?”Pepper看着那双黯淡的眼睛,一种巨大的悲伤瞬间浸透了她,她不曾过多介入Tony作为超级英雄的人生,甚至怯懦地试图逃离。


“或许这个世界从来就不需要钢铁侠。”


“我需要的从来就不是钢铁侠。我无法舍弃的从来只是作为TonyStark的你啊……”


你明明只是凡人啊……


Pepper拉过他的脸,吻了上去。









总之是思路很碎的东西,啊,或许应该叫椒铁(笑)

评论

热度(22)

  1. 辰崽远坂时琛 转载了此文字